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诗岚 小东西叫出来再给你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烧烤酱

十一月二十二日,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降临。

雪乃寒流,降水渐增,天气也日渐萧条,路上可见匆匆裹上棉衣的行人。

李娟听着电视上播放的天气预报,浇花的手忽的一顿。

是十三年前的今天。

天色阴沉,如一口倒扣的大锅。

山雨欲来。

周妈从厨房走出来,“小娟,你去给老李打电话催催,今天的东西怎么还没到?”

祝家的菜米油面以及日消品,平时都是这个老李来送,贵不贵不说,关键是新鲜,菜农直销。

“这个老李,一个月总有一半时间迟到,这个人太不靠谱了,等这个月结束了,不跟他合作了……。”

周妈唠叨了一句,发现李娟呆愣在原地,没有任何反应。

不由得走过去推了她一把:“跟你说话呢,发什么呆,等会儿小姐夫人陆续起床了,吃不上早饭你负责?”

李娟放下水壶,转身走进厨房在墙上挂的记事本上找到老李的电话号码拨过去。

“青水路出车祸了,老李的车堵在那儿了,过不来。”

周妈愣了愣,念了声作孽,双手合十对着老天拜了拜。

她看向李娟:“你会不会开车?”

李娟点头:“当然会。”

周妈脸色一喜:“那你去车库开那辆黑色的桑塔纳,接到东西,让老李在那继续等吧。”

周妈把车钥匙郑重其事交她手上,殷切叮嘱道:“一定要小心开,注意安全。”

李娟不耐烦的转身走了。

她没跟周妈说,她已经十几年没摸过车了。

不过一摸到车,熟悉的感觉就来了,下山的路上,李娟脑海中一直在想十三年前的事情,路上忽然一只野猫蹿出来,吓了她一大跳,紧急踩了刹车,双手扶着方向盘大口喘息。

脑海中一些记忆的碎片闪现。

——“小娟,你就帮姐姐这一次好不好?我是实在没办法了,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,只要让她平安生下孩子,我们立刻就走。”

——“不行,谁知道她是什么来路?看你们躲躲藏藏的样子,不是惹了什么大麻烦吧?到时候连累到我怎么办?滚,赶紧滚,别逼我动手。”

——“你……你怎么这么狠的心,咱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啊。”

——“那又怎样,亲姐妹也要另算账呢,你不是在京州有钱人家里当保姆吗?忽然鬼鬼祟祟的逃出来,你不会是偷了主家的东西吧?还是这个女人肚子里怀着你们主家的野种,被正室追杀了?你出去混了一圈,胆子真是大的很了。”

——“你一个人无牵无挂,我有老公有孩子,有一大家子要照顾,我惹不起这个麻烦,姐妹一场,我提醒你一句,没那个本事,就别揽麻烦上身。”

天幕忽然一道闪电劈下,伴随着冷风,吹掉了女人的兜帽。

一道银白刺眼的光中,她看清了女人的脸,那一瞬间的惊艳已足够她铭记此生。

——

江州西北角有一家精神病院,俗称疯人院。

一到晚上就传来鬼哭狼嚎的叫声,以至于方圆十里没有一户人家,连野猫野狗都不往这地儿钻。

伴随着夕阳落山,夜幕降临,疯人院也到了最热闹的时候。

这座精神病院坐落在荒野之中,大楼有些破败,夜幕之中,活脱脱像是鬼片里的凶宅。

一辆轿车忽然到来,车灯在漆黑的夜色中像飘摇的鬼火。

生锈的铁栏门缓缓打开,轿车驶了进去。

院长领着一个护士,赶紧恭敬的迎了过来。

车门打开,一只踩着高跟鞋的美足当先踏了出来。

然后一道曼妙的身影弯腰从车内走了下来。

女子穿着深蓝色的职业套裙,勾勒出纤腰长腿,身材性感火辣,衬衫领口系的一丝不苟,又颇具禁欲克制感,臂弯里跨了一个时尚的黑色鳄鱼皮包。

外套领口别了一枚字母W的胸针,精致又时尚。

“周女士,您终于来了。”院长恭敬的弯腰。

“我要的人呢?”

“跟我这边来。”院长领着人往里走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这位病人算是我们院里最安静的病人了,平时不吵不闹,该吃饭吃饭,该睡觉睡觉,要不是时不时自残抠墙,我们都以为她是正常人了。”

说话间来到一间病房前,说是病房,监狱还差不多。

肉眼可见的五平方的小房间,一张床,一张桌子,一个马桶,除此之外在没有任何东西。

房间

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诗岚 小东西叫出来再给你

朝外的门是一扇自上而下的铁栅栏,门内的人一举一动尽收眼底。

女子缓缓从鳄鱼皮包里取出一条洁白的手帕,捂住了口鼻。

院长尴尬的笑笑,“我们医院的护工都是及时打扫的,只是为了防止她们逃出去,没有设置通风口,味道实在是有些不太好闻。”

女子皱眉看着铁栅栏里的人。

那人缩在墙角,背靠着众人,时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那肩膀瘦弱的可怜。

女子眯了眯眼:“她在干什么?”

“抠墙啊,她天天这样,给她换了好几间房间了,墙都被她扣烂完了,说她疯呢,也不用工具,天天就用指甲抠,抠的双手血肉模糊也不知道。”

“把门打开。”女子吩咐道。

院长连忙拿出钥匙,打开铁栅栏:“到底是个疯子,您小心点儿。”

不过看了眼女子身后跟着的两个黑衣保镖,心想自己是多虑了。

女子挥了挥手,院长就出去了,护士还呆在原地,院长扯了她一把,把人带走了。

周雪使了个眼色,身后一个黑衣男人走过去,把女子从床上提了下来,就像拎小鸡似的,一点重量也没有。

女人摔在地上,也不挣扎,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,像一团残破的棉絮。

而那双手,血肉模糊,看不出是一双手了。

周雪用手帕捂着口鼻,蹙眉问道:“李婵,我知道你没疯,你老老实实的把十三年前的事情交代了,你就能结束这种地狱一样的生活了,不然、你只会吃更多的苦头,夫人的手段,你是知道的。”

女子毫无反应。

周雪冷笑了一声:“你把我的人骗去四季镇,然而我的人查了几个月,根本就没有符合年龄的婴儿,你说,你到底把人藏到哪儿了?”

女人无动于衷,看起来像是死了一样。

“你不说没关系,我记得你还有个双胞胎妹妹,可惜啊,当年那场大火没有烧死她,倒是留了个祸患。”

话音落地,女子胸膛终于起伏了一下。

高跟鞋“嗒嗒嗒”踩在阴冷潮湿的地板上,像命运的鼓点,捶打的人无能为力。

女子血肉模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,“你……敢?”

太久没有说话,简单的两个字已经用尽了女子全部的力气,嘶哑的低吼夹杂着无尽的愤怒和屈辱。

周雪弯下腰,用洁白的手帕包起她的手,动作温柔又细心。

“你啊,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人,做到这个份上,已经足够了,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,说实话我很佩服你,但是,你也应该想想你的妹妹,她当年为了你,一家葬身火海,只有她侥幸活着,你还想再把她推入深渊吗?你对得起那个女人,但是你对得起自己妹妹吗?”

“是你们,是你们都是因为你们……。”女人拼尽全力的大吼。双眸血红,充满无尽的仇恨。

周雪叹了口气,“你呀,怎么这么傻,人各有命,她的存在,对夫人来说,就是一个屈辱,夫人怎么可能让她活着呢……但是这么久了,夫人也后悔了,毕竟是有血缘关系,罪不及后代,孩子是无辜的,夫人现在只想找到孩子,好好补偿她。”

女人的声音轻柔的像梦呓。

这么久以来,她身心俱疲,可能早就撑不住了,不管对方说的是谎言也好,实话也罢,她已经别无选择了。

“我妹妹……。”

“你放心,她现在很好,但以后就不一定了。”

女子闭上双眼,过了很久很久,房间内响起低低的三个字。

——“白头山。”

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大家收藏: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