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天,成都到长沙的飞机出发时长很奇怪,不是早上7点之前就是晚上6:30之后,无奈只好在夜色之中来到长沙。

夜幕中的长沙,可以穿裙子也可以穿冲风衣,上一次来长沙是几年前,记忆已模糊,唯有没尝试臭豆腐让我念了几年。

到宾馆后,热情好客的长沙朋友接我们一行人去宵夜。

到美食街时已是晚上9:30,街道两旁摆满的烧烤炉,各种串烤,看上去很诱人,只是很奇怪没看到多少人宵夜。

来长沙之前,办公室湖南籍的小妹就一再给我打气,姐姐,臭豆腐不臭,很好吃的。路上,好吃嘴小弟一再QQ鼓励我,克服心理障碍吃一口吧。

上次在长沙,看着著名的臭豆腐那黑黑的外表,我在臭豆腐摊前来回走了好几次,始终没勇气下手,这次,鼓足勇气要了一盘臭豆腐。

深吸三口气,吃吧,就一小口,不行就赶紧吐掉。轻轻一咬,黑皮下面是腌制过的豆腐味,居然没有任何臭味,也不难吃,可能是我嘴太刁或是没吃到正宗臭豆腐,只感觉没有传说中的美好,但鼓了这么多年的勇气不能浪费了,一口气吃了三块。

战争推动的文化融合-长沙烧烤的成都味

臭豆腐

夜宵慢慢上桌,烤韭菜、豆腐条、茄子,吃着吃着,本以为会很辣,或者与臭豆腐一样别具一翻风味,可没有出现预想中辣的掉泪,香嫩十足的辣豆腐,鲜嫩多汁的烤茄子,麻辣鲜香的烤肉,让我晃似仍在成都

战争推动的文化融合-长沙烧烤的成都味

长沙烧烤

在下飞机去宾馆的途中,我与同行们闲聊了下湖南文化与四川文化。

战国时期,秦在南方的扩张中占据成都,而秦国商鞅变法后,逐步形成残酷的法律和好战的国民性,成都融入的秦文化并不被中原诸国所接受。

属于楚国文化的湖南,在西周时期和战国时代,即是中华文明圈的一部分,它有着独具特色的艺术、文学和宗教信仰。作为楚军领袖的西楚霸王项羽,统率的军队最终推翻秦统治。

战国起,湖南与四川就是两种独立的文化体系。

可是,在这桌烧烤上,我却吃出了相同的味道。

长沙友人不仅热情且对对历史颇有研究,笑着对我们说,其实湖南和长沙是一家人哦。

我诧异地听他解密。

明末,张献忠屠川后,清政府实施了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政策,正如明初江西填湖广,湖南人称江西人为老表一样,或许大家几百年前都是亲戚呢!

历史上,张献忠死后,余部与各方势力撕杀,战争持续三十多年,最终造成四川人口剧减仅9万余人,清政府下令100万人移民四川,其中湖南占25%。

几百年后,不同文化体系的人民相互交融,他乡变故乡。

11点结束夜宵时,好吃街已是高朋满座,朋友笑着介绍,长沙人的夜生活才开始呢。

长沙的烧烤,长沙的夜生活,长沙与成都分不清彼此,又各具特色。

战争推动的文化融合-长沙烧烤的成都味

长沙夜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