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说起美食当然要从图片开始,人家都说爱吃的一定不瘦,然而我就是那个吃货界的清流,体重不过九十,小小的身体里有大大的能量。为了美食不惜一切代价,从祖国的最南端的小岛飞了将近五个时辰来到大东北的,没有去大家熟知的大城市,而是一股脑的转进了鲜为人知的小城市-锦州。来这的目的也非常的明确,就是为了烧烤来的。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说到烧烤,南方我生活的城市也算是常见。双创之前的海南,十点一过,街道上就开始摆满各种路边摊,再放上几张桌椅,夜生活就这么开始了。而我们常吃的宵夜,烧烤是必点美食,没有烧烤的宵夜只能算是晚饭。据悉,80年代初,当新疆人在锦州街头支起炉子,高喊着新疆话叫卖羊肉串时,头脑灵活、善于创新的锦州人就开始了自己的烧烤事业。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今晚的烧烤店铺选在了喜子烧烤,点了很多烧烤,势必是要把每个品种吃个遍。先上来了两个烤羊腿,羊腿外皮已是金黄,看起来是已经烤熟了的,但其实羊肉里面还需要放到碳上继续漫长的灼烧。我们坐在室内包厢里,连桌子上都有一个凹槽可以放上碳并架上羊腿,看着羊腿上不断滴下来的羊油,口中的唾液不断分泌,只有在看到美食的时候才觉得自己的唾液腺这么得劲…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再座的小伙伴早已按耐不住羊腿的诱惑,抡起两个大羊腿就是一大口,管它熟没熟,吃了再说。当然这个羊腿呢,是很有嚼劲的了,牙口不好的那也只能过过眼瘾了。羊骚味依旧,喜欢吃羊肉的,闻到这个味道可以说是上天了。坐我旁边的小伙伴,一言不发的默默啃了两根羊腿大半,再灌下一杯冰啤,开始庆幸自己没白来。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等待羊腿烤熟的时长,当然也不能这么白白浪费,烤乳鸽一只紧接一只。虽然我没有目睹师傅烧烤的全过程,但是我从成品菜的味道出发,对比南方烧烤的味道,再一次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。一直以来以为烧烤也就是放上碳上烤,万万没想到锦州烧烤还有讲究。按照”蘸、刷、撒、烤、翻”对烧烤进行加工。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卤鸡爪和烤鸡爪傻傻分不清楚,串成一串的鸡爪,烤之前就已经先腌制加工过了,以至于烤出来的鸡爪没有那么硬,与其说是烤鸡爪说是卤鸡爪更加贴切,里面的每一根筋每一根骨头,没一个掌中宝每一块皮都是松软的,上桌前最后再上碳烤一番,卤味鸡爪又添上了炭火的味道。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烤蚕蛹我是第一次吃,也常听别人说广州人什么都吃,什么虫子啦蚕蛹啦一个不放过,作为一名曾在广州生活四年的孩子,竟然一次烤虫子之类的东西都没吃过,所以今天打算突破一次,拿起一颗蚕蛹,掰开中间,取出一个黑黑硬硬的东西后。第一口下去…口感真是难以形容…蚕蛹的外皮被烤的很香很香,咬到中间就可以嚼到软软像半熟鸡蛋一样口感的东西…当然我是没吃完一个蚕蛹的,但是我至少尝到了!!味道还是好吃的!!只是我还需要多几次接受这口感的机会…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小伙伴介绍时候这个是胖头鱼,忘记在锦州叫什么了,好像南方是吃不到的…一开始还以为是黑鱼哈哈哈哈…我的鱼库需要更新… 还有超多种类的烧烤!!!!只能用图片来表达它的好吃了!!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皮蛋拌豆腐~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韭菜~

从南往北飞 只为来锦州吃上一次烧烤

烤牛眼~虽然有点残忍…

去过北方但却是第一次踏上东北的土地,南北方不论是在饮食还是文化方面差异都很大,然而这种差异对我来说非常的新奇,同在一片土地却有这么多的不同,锦州烧烤也没辜负我的期望,一座为烧烤而生的城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