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每天都来我的自助烧烤店,想做个护花郎,却被她骂醒

我跟妻子算是共过患难的,当年结婚时两人都穷,她父母为了把我们拆开,还叫人打了我。但我们执意在一起,结婚那天,她的家人甚至都没出面。

好在过去很多年了,回想当年的事觉得很不思议,那么穷那么苦,居然过过来了。人好像都是这样,遇到困难时觉得过不去了,可是很多年后回头一看,发现也不过如此。这些年来,我们做了很多买卖,后来锁定了烧烤,现在我们有一个自助烧烤店,日毛利有三四千块,我觉得已经很好了。

这时候,我认识了小音,一开始我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,她总是在每天晚上十点多钟时准备来,要一些素菜去烧,一般会要一杯生啤,有时是两杯。两杯没喝完一般必醉,醉了就趴在那里睡,全然不顾是大庭广众之下。

女孩每天都来我的自助烧烤店,想做个护花郎,却被她骂醒

我想,她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。有一次,一个小偷准备趁她醉了偷她的手机,被我赶走了,她正好醒过来,说:“难得现在还有护花郎。”我笑了,我算什么护花郎,充其量只是一个身上散发着辣椒面和孜然味的小老板。

后来,我知道小音在附近的一个KTV里做公主。她说她是正经陪唱的,不做别的,我只当是相信了。因为我根本不在乎她是做什么的,我免过她很多单,是时候让她回报了。

那天,我将她送回家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,是妻子打来的。接完电话后,她突然推我出门,说我不知道你有老婆。我说你疯了吗,有老婆又怎么了,我又不是要娶你。她突然就哭了,说她当年也结过婚,老公也是这样有了外遇,然后,她和孩子就被赶出了门。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不愿你老婆也这样。”

女孩每天都来我的自助烧烤店,想做个护花郎,却被她骂醒

我气恼地回到家中,老婆正在教儿子写字,见到我们,他们一起笑着迎上来。看到他们,我突然后背出汗,刚才要不是小音阻止,那一步迈出去,我还怎敢面对他们?

那以后,我就再没见过小音了,或许,到别的烧烤店去了吧。我觉得这样更好,男人有时候无法抵抗外来的诱惑,倒不如不见。